甘肃博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CIM访谈|张积慧:积聚CIM智慧,助力实现“以人为本”的城市数字化转型

微信图片_20210426142833.jpg


CIM访谈 · 第十期



【目录】

1、您怎么看待现在的CIM平台?

2、是不是必须建CIM平台?

3、CIM应用平台的管理权限问题,具体是指什么?

4、您认为CIM平台应该谁建、怎么建?

5、那您认为目前CIM平台的建设还需要注意些什么?

6、您怎么看CIM与数字孪生、智慧城市、城市数字化转型之间的关系?

7、您认为城市数字化转型应该怎么做?

图片

本|期|访|谈|人|物

微信图片_20210426142945.jpg

张积慧

同济大学,MBA;本科建筑设施智能技术专业。在建筑智能化领域拥有十多年工作经验;曾参与大理市智慧监管系统、前滩智慧平台等项目的建设,在智慧城市、智慧建筑的总体规划、方案设计、业务架构、项目管理、系统实施等方面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。曾参与《基于BIM的绿色建筑运营平台开发及应用导则》、《住房城乡建设行业信息化发展报告》(2017)等课题的编写,发表BIM、信息化等方面的论文,在BIM技术、设施管理(FM)、信息化平台方面具有丰富的理论经验。

图片
0
1

您怎么看待现在的CIM平台?



目前的CIM平台是由住建部主导、推广并建设的平台,它主要以GIS为基底,在上面加上BIM模型形成三维数字城市。然后通过接入一些摄像机等IoT设备,实现虚拟与现实的联动。

目前,大家都认为必须建CIM平台,但是谁建、怎么建、怎么用、怎么维护,各方都缺乏一个清晰明确的思路。目前的CIM平台只是单纯地从以前的二维GIS转变成了现在的三维GIS。在功能应用方面,相比二维GIS,只是多了些查看的功能,并没有带来足够有价值的应用。因此,目前的CIM平台还处于打基础的阶段,有待后续进一步发展。


0
2

是不是必须建CIM平台?



这里面有个问题,CIM平台是指什么?目前各方的认知并不一样。首先,建设CIM是有必要的。传统建筑信息,使用纸质资料和CAD图纸等进行保存。现在通过CIM的建设,可以把各种资料、文档规范化地统一起来,是有价值的。然后,建一个CIM资料管理平台也是有必要的,通过平台可以对这些城市建筑数据资料进行查看、管理与保存。接着,建设CIM项目平台是存疑的,这里面涉及到政府管理权限与管理能力的问题。最后,建设CIM运维平台也是存疑的,原因同上一条。

综上考虑,建设CIM及基础性管理平台是有必要的。但是再往上的CIM应用平台该怎么建,权限与管理该怎么划分,这个是需要研究与讨论的。


0
3

CIM应用平台的管理权限问题,具体是指什么?



一座城市中包含众多元素,例如:建筑、自然环境、人、安全等等。这些元素由不同的组织进行管理,例如:住建局、城管局、私企、自然资源局、公安局、能源局等等。

首先,以住建局为主导的CIM应用平台,是否能拿到部队、自然资源局、能源局等其他管理单位的数据资料?如果拿不到,那么这个CIM应用平台从基础数据开始就是不完整的,后续很多应用就无法展开。

其次,假如拿到了这些数据,那么这些数据该怎么用?怎么管?怎么更新?数据泄露了,谁负责?

再次,于保密数据,如部队位置等。在CIM应用平台上该如何记录与更新?传统二维GIS地图上用一块空地就可以表示。但变成了三维以后,这些地方就会变得很显眼。

接着,各个建筑有各自的所有权人。住建局建了CIM应用平台,是否有权问各方拿数据?住建局能对这些建筑行使什么权力?即使是能耗数据,也会涉及到企业的商业机密。例如工业企业,通过能耗数据,竞争对手就可以判断这家生产企业的产销情况。然后作出相应的商业计划调整。住建局该如何对这些东西进行保密与防泄密?

最后,建设CIM应用平台,作为乙方,自然是希望获取全部城市数据。但是作为甲方,努力去获得一堆数据,背负了巨大责任与风险。但却没有权利去管理与使用这些数据。那么这个CIM应用平台该谁建,怎么建,就是需要考虑与讨论的事情了。


0
4

您认为CIM平台应该谁建、怎么建?



其实,我们可以对前面的回答总结一下。

首先,对于CIM,属于住建部管理,住建部应进行建设。同时,住建部基于其职权范围,可以建一些CIM管理平台与应用平台在行业内部进行使用。

其次,对于真正的城市级CIM,应由另一个部门进行统筹建设与管理,例如部分城市建立了“数据资源管理局”、“大数据中心”等。

然后,目前各地制作的CIM平台都以城市建筑作为主界面。但CIM只是城市数据之一,理应根据不同使用对象,平台定位设置不同的主界面。

再次,政府各部门建设的平台应能实现互联互通。为了实现互联互通,应制定《大数据资源管理办法》、《大数据通用术语和词汇标准》、《元数据描述规范》、《大数据交换规范》、《数据交换目录》等。

最后,对于民众来说,最想要的不是看上去漂亮的三维模型,而是他们能直观感受到的便利服务,如“一网通办”。

我们始终都必须记住,任何技术都是为人服务的。让技术围着人转,而不是让人围着技术转。


0
5

那您认为目前CIM平台的建设还需要注意些什么?



一个是编码问题。目前各个地方都展开了CIM试点,出了各种BIM、CIM的编码。某些地方制定的编码有60多位。你们觉得有多少人会记得这些编码?所以,目前制定的各种编码都是给计算机用的,不是给人用的。

就比如人本身,人人都有身份证,都有一个18位的编号。但在学校、在公司、在各种组织中,平时谁用它?所以需要“以人为本”的多考虑一些,建立一套给人用的“编码体系”。

一个是平台管理问题。新建一个平台容易,但是日后的软件升级、模型更新、数据资料提供等该怎么办?例如某些BIM软件,每年更新一个版本,每次版本升级后可能会有一些构件产生一些问题。对于单个项目来说,可以慢慢查。但是对于整个城市模型来说该怎么办?所以,这个平台该怎么统一软件版本,怎么升级,怎么核查,怎么处理?日后对外提供信息模型时,又该给与什么样的东西?这些都需要好好考虑。


0
6

您怎么看CIM与数字孪生、智慧城市、城市数字化转型之间的关系?



我认为,CIM只是底层数据资料之一,目前还是以静态数据展示为主。数字孪生则是计算机对现实世界的仿真,以动态数据为主。目前两者之间的关联性在变弱。

比如建筑的能源消耗,我们既可以建立三维模型,输入各种参数,通过做模拟分析的方法去预测能耗。也可以使用神经网络算法,通过统计学的方法去做预测。目前,越来越多的企业采用后一种方法,对静态数据的需求大幅降低。

即便是传统基于多参数的模拟,目前各种CIM平台也不具备这些专业能力,大多需要导入到其他专业化软件里去做处理。目前许多管理部门已经有这些专业软件在做这些事了。所以,在有了CIM以后,是助力还是负担,看各方怎么设计与使用了。

对于智慧城市,是静态数据加上动态数据,经过各类算法加工后,输出的结果性应用。其维度会更高一些。

以上的CIM、数字孪生、智慧城市,都是站在技术的角度上谈场景应用。最后的城市数字化转型,则是各种内容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的“质变”过程。

由于技术的改变、社会的改变、人员能力素养的改变,整个体制机制、法规政策、流程方式等都要相应地作出调整,重新设计。

因此,城市的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技术问题,更是制度和组织的重塑。整个转型的驱动力来自数字技术,但决定转型成败的关键却不在技术。

综上所述,CIM和数字孪生是基础,智慧城市是应用,城市数字化转型是“质变”。

我个人给的这种定义可能与别的机构给的定义不同。我个人建议不要太纠结于这些名词。不管名词怎么变,基础的东西就这些,要做的事情始也是这些。


0
7

您认为城市数字化转型应该怎么做?



城市数字化转型需要“以人为本”,让技术围着人转。这里的以人为本并不是说软件产品的用户体验有多强,而是整体体系进行“以人为本”的重构。这里的重构可以分成两方面来说:一是城市体系的重构;二是信息技术的重构。

首先是城市体系的重构。


目前主要采用CPSS(Cyber-Physical-Social Systems,社会物理信息系统)框架进行城市体系的重新设计。CPSS说的是,我们的宇宙是由三个相互作用的世界组成:物理世界、心理世界和信息世界所组成。

目前的绿色低碳、数字孪生等都只考虑了物理世界和信息世界的联系与互动。却都忽略了人的体验与感受。在新的体系架构设计中,需要将人的体验与感受考虑进去,例如:现实-虚拟社交的联动,心理健康评估、心理满足感等。

城市体系的重构,需要各个不同领域的专家合力来完成。


然后是信息技术的重构。

过去做智慧城市的时候,各个政府部门各自为战。一个政府部门可以搞出20套、30套不同厂家的软件。各软件之间无法互通,最后这些软件都无法被正常使用。

现在开始做数字化转型,必须先做顶层架构设计。传统做顶层架构的方法有很多,例如:企业系统规划法,战略数据规划法,信息分析与集成技术,企业信息特征法,战略目标集转移法,关键成功因素法,应用系统组合法,信息工程法,假设表面化,策略栅格法,信息质量分析法,客户资源生命周期法,价值链分析法,战略系统规划法等。政府应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方法进行系统规划。

在做了顶层架构设计以后,再分系统逐步进行实施。需要避免被企业以“小口切入”的方式打入,最后又把整个系统搞得一团糟。

对于企业的数字化转型,其原理和方法也是一样的。

这里需要特别注意的是,在做顶层架构的时候,需要把不同层级人员的心理感受考虑进去,并增强体验感的交互设计。避免这类信息系统变成与市民无关的技术功能堆砌,避免变成信息技术企业的试验田。


分享到: